绿色助未来 ——首届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年度经济论坛CEO对话专场集锦-金贵壁投网

绿色助未来 ——首届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年度经济论坛CEO对话专场集锦

“绿色发展 国企改革”是十九大报告特别强调的两个主题,类似“坚持绿色发展理念,企业会越做越大”这样的观点也得到了越来越多企业的认可。

12月14日,在首届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年度经济论坛CEO对话专场上,白银有色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廖明、西部矿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永利、多氟多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世江、索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郎光辉、中国有色金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马金平、郴州市金贵银业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曹永德等大咖就“绿色发展 国企深改”深入探讨,与大家分享了他们坚持绿色发展以及在企业管理方面的心得体会。以下以发言先后为序。

郴州市金贵银业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曹永德:

金贵银业是一家家族式的民营企业,大家普遍认为这样的企业难管理。我和董事长是兄弟,我们的分工是一个管外,一个管内。管理公司,我有三个理念,第一,把企业当作军队、学校、家庭。不管什么亲戚在公司,都一视同仁,只要触犯了规定,该处罚就处罚,该开除就开除。加强执行力度,使我们从几万元产值的小企业发展成为今年突破百亿的企业。第二,我们贯彻绿色环保科技理念,在环保方面投入大量资金,利用科技的力量,变废为宝,变成效益。今年我们还拿到了湖南省两张排污许可证中的一张。第三,我们要构建和谐企业,打造优秀团队。我们的目标是缔造白银帝国,创建百年企业,把白银的深加工、白银文化、白银旅游都涵盖进“白银帝国”的理念里。

白银有色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廖明:

白银有色集团已经有60多年的发展历史,曾经辉煌过,也曾经低落过,特别是到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国企生存、转型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通过对企业进行战略重组,我们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企业在现有生存条件下,怎么能够绿色、持续、稳定发展。这几年,我们不断在拓展、创新、改造自己,历经了8年破产关闭的困难时期,历经了8年上市之路,我们现在是有色行业唯一整体上市的企业。

我们总结出“1336”这个经验。即紧紧围绕高目标引领建设国际知名、国内一流跨国公司这一目标,肩负趟出一条创新转型可持续的发展道路、带出一个团结担当有战斗力的领导班子、营造一个进取有为充满活力的创业氛围三大使命,以高端化、多元化、国际化为方向打造传统产业、战略新兴产业和海外业务三大板块,构建传统产业与战略新兴产业并重、重资产与轻资产并重、国内发展与国际拓展并重、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并重、实体经济与金融投资贸易并重、生产经营与资本运营并重的“六个并重”发展新业态。

这里有一个关键点,就是绿色发展,我们大力走循环经济、综合利用发展道路。老前辈给我们留了很多矿渣,现在通过我们的技术、管理,把这些渣变成宝,实现废渣的减量化、无害化、资源化,支撑了企业发展。我们还把循环经济的技术带到了国外。绿色发展这条路将越走越宽,企业效益也越来越好。

西部矿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张永利:

过去几年,西部矿业也走过了一个快速发展、膨胀的道路,积累了较多的问题。曾有媒体记者跟我说,西部矿业不行了,以后不要去了。我告诉他,西部矿业从现在开始,将一步一个台阶,一年一个进步。

2015年7月我到西部矿业任职,到现在整整两年半时间,对公司整体考察之后我发现,这个企业虽然存在很多问题,也有很多优势。西部矿业拥有优质资源,为今后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但是,为什么拥有这么好的条件,企业还亏损,调研后我认为管理是大问题,机关不接地气,基层我行我素,效率极低,一个报告打上去半年执行不下来,同时没有激励和考核机制。发现问题,我们就开始整顿解决问题。我们按照国家要求,“三去一降”,关闭了6个僵尸企业,同时转型升级,投资建设其它新兴产业,现已形成有色金属、盐湖化工、建筑地产、旅游文化、金融贸易、科技信息六大产业格局。

习总书记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个理念,深入人心,这对矿山、冶炼企业而言,压力非常大,但西部矿业这几年走出了绿色开发的路子,在今年的环保督查中,西部矿业的企业都顺利通过了检查,我提出“我们企业有能力把金山银山变成绿水青山”,我们将一直践行这个承诺。

多氟多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李世江:

英国有个氟多多,西班牙有个多多氟,中国有个多氟多。这几家都是世界上有名的氟化工企业,经过多年发展,多氟多已经发展成为地球上生产规模第一、技术领先、发展潜力大的无机氟化工企业,也是我国第一家无机氟上市公司。多氟多产品主要是为电解铝行业服务的,目标是做中国铝工业的忠实伴侣。多氟多走出了一条技术专利化、专利标准化、专利国际化的道路,我们把技术做得最高,把产品做到了极致。

现在我们从氟化工转到新能源,开发了六氟磷酸锂,打破了国外垄断。让中国的锂电池走向千家万户,让中国的动力汽车用得起锂电池,成为多氟多又一个追求。现在手机、笔记本电脑、电动汽车每三块电池中有一块就用了多氟多的六氟磷酸锂。原来手机上一块锂电池要100多元,现在用多氟多方式做的锂电池,成本只要3-5元。这份努力,让中国的新能源行业发展有了新的动力。现在,我们的产品不仅替代进口,还出口多个国家。去年特斯拉和我们探讨多氟多在全球的布局以及在美国办厂的可能性,多氟多走出了国门,为国家为民族争了光。

索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郎光辉:

索通成立于1998年底,刚开始做贸易,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我们开始生产预焙阳极,然后出口,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大家对炭素有一些偏见,认为它“傻大黑粗”,事实上,它并不是高能耗的,在我们的工厂,每生产一吨炭素产品,耗电不超过140度,另外还有余热发电,可以满足大量生产需求。

我们提出一种理念,叫“绿色预焙阳极、技术预焙阳极、节能预焙阳极”,围绕这个理念,我们开展了三方面工作。一是注重环保,超低排放;二是在生产过程中的绿色创新,做到无泄漏、清洁生产;三是降低下游电解铝客户的产品消耗。今年我们成功登陆上海主板,也成为国内第一家预焙阳极的上市公司。在中国,这个行业是个新兴行业,未来等待我们的创新有很多,特别是绿色创新方面,我相信我们会有更多。

中国有色金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马金平:

中色股份从开始的“走出去”战略到现在的“一带一路”倡议,经历了这样几个发展阶段,第一阶段是带动劳务走出去;第二个阶段是运用国内的装备、配套技术等低成本的优势,进行工程承包;现在,在“一带一路”的大背景下,同时,我们的有色金属行业本身也有产能转移的需求,我们利用国内的技术优势,贯彻绿色发展的理念,受到了引进国家的欢迎。在“走出去”同时,我们也开始选取资源条件好、成本低、开采条件优秀的项目投资,使有色金属的产能从国内转到国外。

在有色金属采选冶的过程中,我们带动了大量的技术输出和装备制造输出,从早期输出辅助设备,到现在能够提供主体技术,包括大电流的电解铝技术,都是由中国设计、中国参与投资、主要设备也是中国提供,可以说,一个简单的有色金属工程承包,就能带动至少30个以上的配套企业共同“走出去”,同时也给国内企业的投资提供了便利的渠道。借此机会,我们希望与更多的企业抱团。

(本文摘选嘉宾部分观点,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嘉宾本人审阅)

内容来源于中国有色金属网。

阅读
0 投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