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贵银业“赢”天下

不到金贵,你感受不到这里如火的热度。

“全球白银年产量3万吨,中国有1.7万吨,郴州占了全国三分之一,2016年我们金贵产银首次突破1000吨,已经位居全国前列。”5月2日, 湖南省郴州市金贵银业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张平西自豪地说。

金贵银业于2014年1月28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板挂牌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以白银为主业的上市公司;2016年,金贵银业完成白银产量1020.4吨,同比增长20%;2017年,向实现销售收入90亿的目标迈进。 


                

金贵银业

“此地无银”的银帝国

历史上郴州属于“此地无银”的地方,金贵银业与其他冶炼银企业一样都是从工业“三废”中取宝。

“这是我们从全国收购来的含有金银等有色金属的工业废渣、废料。”正在车间作业的一位技术人员说,“这些废渣、废料在别的地方是不值钱的,甚至还要倒出钱才能找到堆放的地方。但到了我们这里却成了‘宝贝’,经过我们金贵的工业线,便能冶炼出真金白银。”

多年前,只要是生产和使用银的地方,都可以看到金贵人的身影。他们在全国各地,常年跋涉在外,专门从事含银废弃物收购。

发展既需要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倒逼,更需要企业自身创新思路这只看得见的“手”引导。

为了上游产业链不受制于人,金贵人开始转变思路,弃旧从新主动出击,走出了“上、中、下”游战略。他们完成了金和矿业的收购工作,并派出工作组前往南美维多利亚考察海外原料直接供应基地谈判签约,确保了原料地供应。其次,金贵建有白银及多金属高效提取清洁回收生产线,可将铅冶炼废渣及各种含银物料最大限度的提炼出来,产出高纯银和大量的如铋、锑、金等贵金属;同时,通过产学研合作、技术引进等方式开发建成了高纯硝酸银、银基纳米抗菌剂、银粉等多种精深加工生产线。


15公斤规格银锭

有了“草料”,就不怕不“肥”。

十年来,郴州共为国家回收白银12900吨。其中,金贵白银占了三分之一,2015年至2016年两年累计生产白银达1870吨,稳居全国前列。

今年,金贵实施年产2000吨高纯银清洁提取扩建、年产3万吨二次锑资源综合利用、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等三个项目的建设,建成后,白银年产能将提升至2000吨,产量将位列世界前列。

从工业“三废”到白花花的银子再到“白银帝国”,“金贵”赋予了独特的诠释。

银粉

“吃干榨尽”的新技术

以牺牲环境为代价赚“银子”,这种划不来的事“金贵”不干了,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环保理念才是正道。随着流水线的层层运作,在平常人看来不过是工业垃圾的废水、废料、废渣等在金贵的车间里都被一一“变脸”——变成了白银,变成了黄金,变成了铋,变成了“有色金属的世界”。

“由于技术上的瓶颈,多年前许多企业一般只要金银,剩的下脚料基本上都扔掉了。我们经过多年的探索在技术上革新,现在除金银之外,铅、铜、锑、钯、铟、钼等以稀有金属为主的近30种金属我们都可以提炼出来,真正做到了对原料的‘吃干榨净’。”金贵银业总工程师蔡练兵说。

金贵福鼎,“金贵牌”纯银打造,重528KG。工匠师傅们花费三个月精心打造,是中国目前最大的银鼎。

为了挥发砷,传统阳极泥炼银工艺只能提高温度,使这些金属都挥发掉,在污染环境的同时,也造成资源的巨大浪费。金贵银业的无砷炼银工艺彻底解决了这一难题,权威机构的检测数据表明,采用无砷炼银工艺后,最终排放物中的砷含量小于万分之一,为此“无砷害清洁冶炼”专利荣获国家环保科技二等奖,列入国家863科技攻关课题。

“办法总比困难多,人只要敢于思考,便能寻找到化弊为利的途径,一个企业更是如此。我们将资源再次进行了整合,便将环境污染的‘弊’化为了资源再利用的‘利’。”副总经理谢兆凤无不感慨地说。

近几年来,金贵公司先后投入几千万科研经费,形成了具有全国乃至全球影响力的科技研发成果。“我们注入了血本,联合在有色金属冶炼方面比清华、北大还著名的中南大学冶金学院,合建了一栋金贵研究院。”公司副总裁刘承锰介绍说,“我坚信,付出肯定会有回报的。”

金贵白银城银制品开发中心

目前,金贵公司白银质量稳定在国家1#银标准,纯度达99.995%,为渣打银行、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银行等国内外广大客户所认可。

“我们有国家重点科研课题共5项,多年来,累计获得专利授权75件(其中发明专利51件),先后荣获‘国家重点新产品’、‘国家环保科学技术二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湖南省科技进步一等奖’。”金贵银业教授级高工杨跃新自豪地说。

记者了解到,“金贵JINGUI”牌银锭,连续12年被评定为“全国用户最喜爱20家白银品牌”,加入英国伦敦金属交易所(LBMA)白银合格交割品牌目录,并在英国、美国注册。“金贵”牌银、铅均为中国上海期货交易所注册交割品牌,“2016年金贵的年营业额达到78.5亿,利税达到2.28亿元。

蜡模成型车间

“敢吃螃蟹”的金贵人

如果说,“循环流传、生生不息”是遵循了自然界的规律,那么,敢于推陈出新的魄力来自哪里呢?来自“敢于吃螃蟹”的信念和决心。

金贵于2014年已经上市了,按理说只要继续守住“江山”,吃穿是不愁的。是守着现有产业陶醉于日进“斗银”的现状生活,还是走出封闭,寻求更大突破?金贵“班子”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

蜡雕打磨

“在今后的发展中,我们首先要把银饰打响,开发旅游,扩大产业经营思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继续把白银这一块做大做强。”刘承锰说,郴州市委、市政府领导在参观完金贵的发展规划后,寄予希望:郴州拥有这么好的白银资源,不能只是有低端产品,既要有低端的白银手工艺产品,更要有在其他领域代表一方的高科技产品。

这些年,金贵不仅跟湖南中南大学盖起了“金贵研究院”,还与国内外各路银业“神仙”、“大咖”有着紧密的联系与合作,在探索用银高科技领域里也占有一席之地。

通过产学研相结合、技术引进等方式,开发建成了高纯硝酸银、银基纳米抗菌剂、银基触点、微细银粉等多条精深加工生产线,将白银产品应用于新能源、电子感光材料、医疗卫生等众多领域,倍受生产者和消费者青睐。

冲压车间

金贵银业首开先河在行业内创造性地将白银的消费属性与投资属性相关联,成功打造产融新平台——存银宝。

“存银宝系列产品是以白银为载体,以白银保值增值为特色,为消费者和投资者提供了独一无二的白银消费和投资产品。首期推出的白银消费返利产品,为消费者提供了四位一体的银制品消费新模式。”金福银贵总经理姜豫告诉记者,“我们的宗旨是帮助客户实现资产的保值和增值。”

“存银宝”是金贵银业在实业+金融新领域的一次创新探索,是白银全产业链中重要的一环。

金贵人心中还藏着一个更大的“白银帝国”梦——

“我们要把全国知名银加工生产企业聚集在郴州来!”面对记者的疑惑,刘承锰信心充足的说,“我们郴州的银产品低端较多,如何把‘银’的文章做足、做透、做细,作为郴州银产品的龙头企业,我们想挑起这副担子,召集全国乃至全球的‘银性’企业来郴州,规划一个银产业集群。”

“到那个时候,郴州将成为全球名副其实的‘白银帝国’!”在金贵总裁曹永德的心中,那是一座美丽生辉的理想殿堂。


阅读
金贵微网

分享到:

  资讯推荐